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
曹颖甫经方急救医案漫谈 编辑词条 发表评论(0)

       近代著名医家曹颖甫,临床推崇《伤寒论》和《金匮要略》,以擅用经方著称于世,被后世誉为一代“经方大师”。笔者新近重读了由其门人姜佐景整理的《经方实验录》,获益良多,特别对于经方急救的作用,感受颇深。兹结合书中验案,略述几点体会如下: 医管家
         一、用大承气汤挽阳明府实重症于顷刻
        案载(本文略苻删节,以下各案同),吴姓妇人,病起巳六七日,壮热,头汗出,脉大,便囟七日未行,身不发黄,胸不结,腹不胀满,惟满头剧痛,不言语,眼张,瞳神不能瞬,人过其前,亦不能辨,证颇危重。余曰:目中不了了,睛不和,燥热上冲,此《阳明篇》三急下证之第一证也。不速治,病不可为矣。于是遂书大承气汤方与之。大黄四钱、枳实三钱、川朴一钱、芒硝三饯。并嘱其家人速煎服之,竟一剂而愈。 &5^^)*~~&5^^)*~~
       本例属热病急症。患者已出现不语、眼张、瞳神不能瞬、目不辨人等候,显系阳明燥热上扰元神之府,为至危至急之证。曹氏果断地采用大承气苦寒下夺,釜底抽薪,使胃热下泄,无上冲颠顶之害,则头目清明,元神向复,病遂翟然而愈。 #@!!
       应用下法治疗热病急症,现代临床有很大的进展。如在乙型脑炎、重症肝炎、中毒性菌痢、流行性出血热等病症治疗中,下法应用及时、得当,常可顿挫燎原之邪热,截断病势之逆变,使患者转危为安。现代实验也证明,承气汤一类攻下方药,有抗感染、促使毒素排泄和增进新陈代谢等作用,这对改善和消除急性热病的病理状态是很有禆益的。

&”~~@%

        二、用麻杏石甘汤治烂喉痧恶候获桴鼓之效 
       案载:朱锡基家一女婢病发热,请诊治。予轻剂透发,次fl热更甚,未见疹点,续与透发,三日病加剧,群指猩红热。细察病者痧已发而不畅,咽喉肿痛,有白腐怠,喘声大作,呼吸闲难不堪,咯痰不出,讶热胸闷,目不能张视,烦躁不得眠,此实烂喉痧之危候,当与:净麻黄钱半、生石膏五钱、去皮杏仁四钱、生草一钱。略加芦根、竹茹、蝉衣、虽休笠透发淸热化痰之品,服后即得安睡,痧齐发而明,喉痛渐除。续与调理,三日痊愈。
&-!5^-!^)*~~

       麻杏石甘汤《伤寒论》本为汗后热邪迫肺作喘而设,今用以治烂喉痧获效,说明《伤寒论》的方剂不仅伤寒宜之,同时也适用于温病、瘟疫等病症,关键在于辨证止确,投剂恰当。 &”~~@%
       现代常用麻杏石甘汤治疗肺炎等呼吸道急性感染病症,效果显著。特别对麻疹闭证,不乏治验介绍。盖麻出于肺,宜透不宜闭,闭则火毒内攻,每致喘闷而殆。麻杏石甘汤功擅宜肺清热,能使闭开热透,于此等危症, *~~@%$#~
多有效验。如《江西医药》1964年11期报道中西医结合治疗麻疹肺炎75例,中药对表实难出型20例用本方合银翘散加减;热毒内攻型19例用本方合犀角地黄汤加减、安宫牛黄丸、紫雪丹,均获满意疗效。 
#@!!

        三、用皂荚丸下胸膈痰浊使逆迅即平复 
        案载:曹殿光,年五十许。忠痰饮宿疾,病逾十载,扶摇不能治,遂来求诊。其证心下坚满,痛引胸胁,时复喘促,咳则连声不已,时时吐浊痰,稠粘非常,剧则不得卧。与《金匮》所载皂荚丸证,大旨相同,遂以皂荚炙末四两,以赤砂糖代枣和汤,与射干麻黄汤间服之,共八剂,痰除喘平,诸恙尽退。 &$#$~~@%
       皂荚丸出《金匮•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篇》,主治“咳逆上气,时时吐浊,但坐不得眠”。此等症候,在支气管哮喘、哮喘性气管炎急性发作时常可见之,多因浊痰胶粘胸膈,肺失肃降之权,其气上逆所致。皂
*~~@%$#~

荚荡涤胶痰而廓清气道,使肺复肃降之性,如是则呼吸通调,咳喘乃平,所谓单捷小剂能治重病,此类是也。
        四、用附子理中合炙甘草汤使高年下利脉结瀕危之证化险为夷 &5^^)*~~&5^^)*~~
       案载:陆某,年逾六秩,患下利不止,日二三十行,脉来至止无定数。余曰:高年结脉,病已殆矣。因参仲圣之意,用附子理中汤合炙甘草汤去麻仁,凡五剂,脉和利止,行动如常。  $%-!*~~#~@%
       高年体虚,又因下利无度,遂令气阴衰竭,心阳不振,出现“脉来至止无定数”等险恶征象,病情危在旦夕。曹氏以附子理中合炙甘草汤益气救阴以鉍脉。是法是方,皆本诸《伤寒论》。药后迅即“脉和利止”,经方能愈重症,挽垂危,信然! $%!*~~#~@%
       现代用炙甘草汤治心律失常,历验不爽。如《铁道医学》1976年2期报道用炙甘草汤加味治疗频繁期前收缩25例,其中冠心病及可疑冠心病9例,风湿性心肌炎5例,病毒性心肌炎1例,先天性心脏病(室间隔缺损)1例,原因不明9例。治疗结果痊愈11例,显效7例,好转3例,无效4例,总有效率为84%。

$%-!*~~#~@%


        五、用抵当汤下积瘀使干血劳患者绝处逄生
      案载,余尝治一周姓少女,年约十八九,经事三月未行,面色蒌黄,少腹微胀,证似千血劳初起。因嘱其吞服大黄蛰虫丸,每服三钱,日三次,尽月可愈。自是之后,遂不复来,意其差矣。越三月,忽一中年妇人扶

#@!!


一女子来请医。顾视此女,面颊以下几瘐不成人,背驼腹胀,两手自按,呻吟不绝。余怪而问之,病已至此,何不早治?妇泣而告曰:此吾女也。三月之前,曾就诊于先生,先生令服丸药,今腹胀加,四肤日削,背骨
~~@%&”~~~@%

突出,经仍不行,故再求诊。余闻而骇然,深悔前药之误。然病已奄奄,尤不能不一尽心力。第察其情状,皮骨仅存,少腹胀硬,重按痛益甚。此瘀积内结,不攻其疲,痛爲能除?又虑其元气已伤,恐不胜攻,思先补之。然补能恋邪,尤为不可。于是决以抵当汤予之:虻虫一钱、水蛭一钱、大黄五钱、桃仁五十粒。明日母女复偕来,知女下黑瘀甚多,胀减痛平。惟脉虚甚,不宜再下,乃以生地,黄芪、当归、潞党参、川芎、白芍、陈皮、茺蔚子活血行气,导其瘀积。一剂之后,遂不复来。后六年,值于途,已生子,年四五岁矣。

$%!*~~#~@%


       应用经方,特别是作用峻烈的方剂,要有胆有识。有识,就是要求医者对仲景的理法方药,特别是组方的奥义,要潜心领悟,熟练掌握;有胆,就是要求医者在辨证正确的前提下,大胆果断地采取相应措施,该用猛药峻剂的,切勿犹豫。本例虚实兼挟,但病变重心仍在于“实'”。曹氏揆度病情,权衡虚实,果断地投以抵当汤,遂使顽疾转机,险症得安。此等验案,值得我们三思。

&”~~@%


        以上所举曹氏应用经方的验案以及由此联系到的现代临床实际,说明不少经方对总症和危重症确有很好的疗效,其拯危救急的作用是很值得重视的。因此,笔者认为应该对其组方(包括选药、配伍、用法等)进行深入细致的研讨,以逐步阐明其作用原理。同时,还要重视剂型的改革,特别是一些救急的方剂,如四逆汤、四逆加人参汤、真武汤、炙甘草汤等,通过剂改,寻求最合理的给药途径,使之达到高效、速效、长效的要求,并最大限度地降低乃至消除其毒副作用。 医管家多功能辨证仪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词条

上一篇方证辨证临床运用举隅下一篇经方在心血管疾病中的应用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0

收藏到: Favorites  

词条信息

admin
admin
超级管理员
词条创建者 发短消息   
  • 浏览次数: 5178 次

相关词条